Aesop先生

缺少食粮的

【EC】【性转】纪念日

→_→这里是一只诈尸的死亡人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纪念日

今天是2月12日。丘比特日。也是她们的纪念日。

Erica对纪念日的概念始终是模糊的,也正是因此,当初Charlize才说,那就丘比特日好了,我第一次送你玫瑰的日子。

那是学校的传统,只要花两美金!Erica这样回她,但她们都知道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。

Erica忍住醉宿之后的不适感,从床上爬起来冲了一个热水澡,然后叼着牙刷走出浴室,无比熟练地从冰箱上撕下一张便签:

牛奶在它应该在的地方,你的笔记本也是。
顺便,七周年快乐,礼物在牛奶的旁边。

没有署名,也没有以往常的“爱你”结尾,那说明Charlize今天要解决一些头疼的事,以至于她对纪念日如此得草率,她或许已经提着她的高跟鞋开始奋斗了。

事实上,从这上一年开始,她们的小工作室开始有那么一点走上正轨的苗头时,麻烦开始变多了起来。她们总是各司其职,Erica总是埋身头于技术,而Charlize是处理其他各种事务的一把手。当然Erica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代替Charlize去应酬,但尝试的结果就是像昨晚一样醉酒,然后头痛欲裂,然后听到Charlize说,你今天休息一天吧,然后穿着睡衣杵在这里。

Erica并不急于找她的七周年礼物,因为她知道Charlize永远不会办糟。她漫无目的的陷在沙发里,用昨天晚上的凉水漱口。

茶几上有Charlize的头发,栗色的长发。其实梳妆台上,浴室里都有,只不过她把它们都清理好了。Charlize最近开始严重的掉发,也许是因为压力,

“也许是因为遗传,你知道的,我们家族有谢顶的传统,谁知道呢”。

“你研究过那些寡头们的发展吗,我的意思是,身体上的。要知道,越是成功人士,他们的发迹线高度和肚腩的大小总是与年龄成正比的。”

“你是说我还不算成功人士,所以目前不该有这种顾虑,还是说,就算我秃了,你也要我?”当时Charlize正梳着头,把掉发扔进垃圾桶,然后转过身来,撑着舆洗池的外沿。

Erica是最喜欢这个时候的Charlize的。

我一定是醉得太厉害了,她从无章的回忆中挣脱出来,把自己埋进无章的杂物堆里。

牛奶其实就在冰箱里。Erica打开冰箱,看到了放在旁边的两张机票,是去克拉科夫的,日期是明天。她想到在她们的六周年的时候,是两个“初出茅庐,不知天高地厚”的毕业生,穷得叮当响,不得不在超市的试吃台上约会。

“其实,我以前的梦想是做一个足球流氓,当然是在遇到你之前。”那个时候Erica正努力把她手里的一块纪念币竖起来,让它歪七扭八地滚向Charlize。

“去克拉科夫做足球流氓吗,那里正有一个叫‘鲨鱼’的流氓组织,一定适合你。”Charlize把一勺沙冰塞进Erica嘴里,“天使冰王还是我们学校后门那个味道。”

“你不说我都快忘了我们还一起逃过课,从后面溜出去吃沙冰。我貌似把你带坏了,我的公主。”

“那明年的纪念日我们去克拉科夫,一年内我们总是能攒够机票钱的。”她把腿伸直,用鞋尖踢了踢Erica的小腿,“走啦,坏姑娘。”

“你知道吗Erica,学生时代的时候我好奇你是怎么泡到她的,现在我好奇你们这两个天差地别的是他妈的怎么相处那么久。”两个月前Emma和她的第八任男友分手的时候,咬着手里的吸管,无精打采地睁着眼影画得不对称的眼睛,以一种含糊不清的语调说道。

其实Erica是始终相信是Charlize选中了她,出于她所不知道的原因。自从全家搬到这里,

Charlize进入一年级的时候就很受欢迎,那一年的班级表演,她是领头的;第二年她们演出《绿野仙踪》,她扮演Dorothy;三年级时,她们演出《查理和巧克力工厂》,她扮演Charlie。
在和Charlize熟起来之前,Erica一直认为她属于那种人,用Emma的话来说,当你接近她,会有喝醉的感觉,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柔和了,所有的色彩都在一起旋转。当然Emma的原话是“会有抽大麻的感觉”,而且,“后面那句是你自己加上去的吧”Emma把吸管插进旁边盆栽的砂基上。

Erica始终不记得她们是怎么好起来的,似乎就是从两个彼此的路人,然后互相关注了起来,然后顺理成章地谈恋爱,争吵,分手又和好,然后在毕业舞会上Charlize喝下一盅酒之后向所有人宣布“这是我的女孩儿”,然后听Charlize对所有她们后来认识的人说“我和Erica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了”。

她现在听到了门开的声音,Charlize回来了,她们交换了一个吻,现在,纪念日才真正开始。

–FIN–

下一篇
评论
热度(24)
  1. slutosAesop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
©Aesop先生 | Powered by LOFTER